【双黄组】云海

         星历2887.5——这一日,狮子山号正在驶向附近星际联邦的一颗港口星球。在那里,Leslie顾问将离舰,乘坐中转飞船,到星舰学院参加他妹妹的毕业典礼。他的妹妹阿梅同他一样是一名心灵感应者,却选择学习科学与驾驶飞船,让自己的天赋沉睡。他们皆是孤儿,在孤儿院相遇,本无血缘关系,但向来好动的Leslie却选择成为哥哥保护阿梅,因此有缘相知至今。此次他也将作为亲人为毕业参军的妹妹戴上星际舰队的徽章。去程将用时一个多月,他请了三个月的假。

         舰桥的传送梯门打开,Leslie和一位年轻人走了出来。那年轻人眉目淡雅,气质闲定,显得比Leslie年纪还大些,却在浅笑中透着一分少年般的温良。Leslie笑得很灿烂地和诸位舰桥军官一一招呼。吴舰长站起来转过身,也向顾问笑道:

         “Leslie,我们还有半小时就到宇宙港口了。一切准备就绪了吗?”

         Leslie眨眨眼,微笑着说道:“只差最后一件事。”他示意那位年轻人走上前,对舰长说:“呐,这位就是我在报告里说的、来替我的文卓生。他也是心灵感应者。”

         那年轻人含笑看着吴舰长,说道:“我是来自心感者中心的文卓,编号CM4107-29,向您报到。”他说的是带有明显北方口音的普通话,声音清朗而温柔,好似一位邻家男孩,让人自然地心生亲近。

         吴舰长点了点头,正视着他的眼睛,微微笑道:“欢迎登舰。”

          Jet这时来到了舰桥。吴舰长看到他,便叫他过来,介绍双方认识:“Mr. Jet, 这位是刚刚登舰的代理顾问,文卓。这位是我的大副以及舰上的首席科学官, Mr. Jet. ”他对文卓说道:“所有船员的资料,包括心理侧写,都在你舱房的电脑里,未来你可以慢慢认识。我相信他们都会喜欢你的。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事情你可以跟我和Mr. Jet说,或者找医疗湾的黎明医生。”

      文卓充满感激地点点头。Jet看着他,遗下了平日里那柔和超凡的微笑,面上显出一种极其专注的神情。文卓向他走近一点,听到了他心里的回声:

      “真年轻。”

      文卓也很讶异,但随即收敛心神,微笑着朝Jet伸出手道:“您好Mr. Jet. 我是来自心感者中心的文卓,很高兴认识您。将来请多多指教。”

       Jet忙与他握了握手,抱歉地笑了笑,只道了声“你好”。文卓感到一股极为强大而温柔的精神力处在自己面前,充满了与人类相异的概念与情感,如同水底的漩涡。不再有人类的言语和想法出现在Jet的脑海里。他无法再探知眼前人心中的端倪。

      临走时,他在Leslie的脑海里悄悄问道:“Leslie,Mr. Jet是什么样的人?”

      Leslie笑得意味不明,不过颇认真地回答他道:“他不是人类,但是他想更有人情味一点。为此,他咨询过我很多次。他本来大概是一片云海,和人类相差好大,唯一的共通之处就是艺术。现在他拥有了人类最高尚的几种品德,但还有好多不明之处,也许需要你来教他啦。”

         文卓谦逊地笑笑,说:“如果他的知识都是你教的话,他都能做我的老师了。”

         “呐,”Leslie一脸不赞同地拍着他的肩膀,“你走着瞧咯。我走先了。”


 

         那天晚些时候,文卓在舱房安顿了下来,正躺在床上休息,有人按响了他房间的门铃。他翻身坐起,朗声问道:“哪位?”一边走去开门。门外的人道:“我是Jet。”

         那声音只对他说过一句话,对于文卓来说仍是陌生,但他已渐渐发现其中的特点:音调偏高却不似少年,而属于一位温和隐忍的成年人,有些沙哑,特别适合轻声细语。

         门一打开,一身黑色制服的Mr. Jet站在他面前。文卓有些惊讶而欣喜地道:“您来了?”他侧身将Jet引进房间,道:“请进。”

         顾问舱房的外部是会客厅。Leslie在时把这里布置成了绿色调的一间居室:墨绿的沙发,浅色的竹帘,花纹与颜色皆复杂的地毯。而茶几是深色的仿红木制。文卓来时将自己带来的一套白瓷茶具摆在其上,兼有一只竹制茶盘,未来想必会与访客们饮茶畅叙。

         Leslie也有一套青瓷茶具,不过在一次颠簸中打碎了茶壶,从此便不再使用。此刻茶具摆上了茶几,室内更添几分古雅。

         文卓招呼Jet坐下,带着些歉意笑道:“实在抱歉。这第一天我还没有准备茶水,招待不周之处请多包涵。”

         Jet摆摆手,看着他微笑道:“以后再请我喝?”

         文卓没有预料到如此有“人情味”的回应,愣了一下,很快点头笑道:“一定。”

         Jet凝视着他,仿佛又在沉思。他的眉眼十分温柔,如同卷舒的流云,面容白净,仿若皓月。文卓不知不觉亦不愿将目光从Jet面上移开,心中微微期待面前之人下一步的作为。他不敢用精神力窥探,天生的敏感又无法感受到一点情绪变化,自己的心绪却仿佛随着大海一道沉静了下来。

         一会儿,Jet坐直身子,开口对他说道:“舱房里的食物复制机就可以提供热水,不过你要说清楚需要几摄氏度的。”稍微停了一刻,他眉梢眼角又带上微笑:“我打扰你休息了么?”

         “啊,不,不。我都安顿停当了。”文卓忙摇了摇头。

         Jet略一点头,又问道:“你以前登过星舰么?”

         文卓点点头:“我登过两艘行星级的。这可是我头一次登上银河级的星舰。不过舱房的设施都差不多,我是会用的。”

         Jet笑了:“你已经把室内温度调低了。”文卓笑道:“是的。我老家在哈尔滨,那里成天很冷,比宇宙都要冷些。不过我也习惯了。”

         云海星人温柔地看着他。文卓静了下来,却并不感到尴尬。不知为何,当Jet默默不语地望着他时,他仿佛也忘却了气盛的言语,心变得异常安宁。他想也许Jet是需要一些时间来思考如何答复,以寻常人类所能接受的方式。也许慢了些,却是出于真实的善意。

         不知Jet和其他船员相处时是否也是如此。如果是,不知其他船员又作何反应。

         Jet这时站了起来,温和而带有些许试探性地说道:“我带你参观一下我们的星舰吧?还可以顺便在餐厅吃饭。你看呢?”

         “那当然……再好不过。”文卓惊讶地道,转念又问,“您今天是值完勤了?”

         “是的。”Jet说道,“现在有别的科学官负责科学观测。如果另外有事,舰长会传讯给我。”他轻轻拍了拍胸前银色的星联徽章。那枚小小的徽章还有舰内通讯功能。

         “好,”文卓也站起来,笑面如同一阵年轻的春风,“那有劳了。”


          星舰上的餐厅并不像军队学员营里的那样明净敞亮,整洁严谨。狮子山号的餐厅占了半层甲板,光线颇暗,充当窗户的落地屏幕上闪烁着舰外的群星,随时反映着外界宇宙里发生的情况。桌子大小不一,座位摆放的错落有致,就如世间任何一所寻常的餐馆。只是星舰上的餐厅没有服务员。每个餐桌旁都有一台食物复制器,限量地提供种种餐饭。

         有许多不当值的船员纷纷结伴来到这里,吃完饭之后并不立刻走。有的喝饮料、聊天,有的打牌、下棋,有的静静地看一会儿宇宙——总之,此地不仅仅是食堂,还是船员们喜爱的一处休闲场所。

         Jet和文卓在“窗”边找了一处两人位坐下。






评论

© 秋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