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基)圈x星际迷航】从狮子山下到宇宙洪荒(持续更新中)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星际迷航的设定,我也不拥有这些精彩的演员,一切都只是做戏啊做戏……

以后阿Mui一定会加入的还有各种有趣的人……只要我能想到情节……

cast

吴镇宇 as Captain Francis Ng(吴舰长)(上校)

黄秋生 as Q(迷之存在)(本集不出现)

李连杰 as Mr. Jet(中校)

黎明 as Doctor Leon (黎明医生)(少校)

张国荣 as Counsellor Leslie(心灵感应顾问)(迷之存在)

黄子华 as Helmsman 子华(舵手)(中校)

袁咏仪 as Navigator Yuen(领航员)(少尉)

容祖儿 as  通讯官(上尉)

李克勤 as Chief of Engineering(轮机长)(中校)

甄子丹 as Chief of Security(安全部门主管)(中校)

梁朝伟 as Tony (少尉)

梁家辉 as 民族学家梁先生(无军衔)



        “舰长日志:星历2716.5。星舰狮子山号已行驶到了洛邑星系的边缘。以往此地少有飞船往来,并未发现适宜生命体居住的M级行星。此次我们将对这块区域进行一次更加细致的探索。”

         吴舰长坐在舰桥中央的扶手椅上,听着周围仪器发出的滴答声,静静地望着眼前大屏幕上投显出的无尽太空。他的身材十分魁梧,尽管身为亚洲人,却几乎高过所有船员。他的眼中流露出一种敏感的书卷气,面容却仿佛硬朗的花岗岩雕像,充满果决与坚毅。他和舰桥上的大多船员都是香港人,只除了远远地坐在科学观测仪旁、现在正起身向他走来的大副兼首席科学官Jet。

         “舰长,探测器检测到多颗小型行星上有生命体存在,集中在坐标(312,58)附近。”Jet安静而简洁地汇报道。他的神情柔和而沉静,面容几乎与人类一般无二,但他却不是人类。他来自被人类命名为“云海”的行星。那里的居民在云上与海底建造城邦,醉心于艺术,精神力极其发达,现已抛却了俗世的形体,可以随意幻化。与人类合作的Jet便自然而然地选择了人类的形态。

         “很好,Mr. Jet. 把坐标发给子华,然后继续观测、汇报。”吴舰长点了点头,转头对舵手下令,“子华,制定一条前往该坐标的航线。”

         “已输入,长官。”子华是位面色严谨的舵手,通晓各种战术,曾数次以出色的表现将飞船带离险境。他是狮子山号的二副。

         “前进,曲速1级。”

         “舰长,前方有生命的行星总共分布在三个太阳系里。位于精确坐标(300,56)的M级行星周围检测到人造卫星,目前看来是科技水平最发达的一颗星球。大气成分:72.608%氮气、20.056%氧气、0.034%二氧化碳、干洁水汽以及稀有气体。不存在未知元素。判断:可供类人生命生存。”Jet报告道。

         “子华,将目的坐标改为(300,56)。”吴舰长道,“Mr.Jet, 这颗行星上的文明发展程度如何?”

         接收指令后,首席科学官面前的屏幕上不断弹出数据。Jet气定神闲地望着纷繁的输出信息,一面同步分析道:“该行星上存在多个文明,其中有两个最为繁盛。居民在生活上一律使用太阳能。航空技术方面……”他顿了顿,声音里多了几分惊讶:“舰长,他们已经懂得如何运用反物质能量。但联邦的资料库里却完全没有对这颗星球的记载。”

         “非常好。这次希望我们能够与他们建立长远联系。”吴舰长道,“容上尉,请开启与地面航空指挥部间的通讯频道。”

         通讯官容祖儿应了一声,侧头听了一会儿,亦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她转过身说道:“长官,我收到一个来自地面的讯号。显然是其中一个文明……主动联系了我们。我已经成功翻译了他们的语言。他们想要与您通话,舰长。”

         “接进来。”吴舰长面色沉着。

         “舰长……”Jet似是再度有了发现,却没来得及说下去。一个仿佛历尽沧桑的男声在舰桥响起,声音里有一丝难掩的激动:

         “外星来的友人啊,为了你们的到来我们已经等待了好几代云中。我们的文明和平而友善,希望你们也是如此。”

         吴舰长微微一笑,回应道:“我们属于星际联盟。我是来自地球的Francis吴舰长。我们绝对是为了和平而来。请你们放心。为了增进双方的了解,我希望能与船员在你们的领土上与你们的领导者会面,不知可否?”

         “当然可以。我是来自神道文明的新渡户。敬请贵客莅临右京次大陆中心的神庙。这里是我们的科技、文明与一切的根源。但有一个请求。”

         “请讲。”

         “来访者必为三人,不多不少。”

         “没有问题。我们马上到达。”

         “敬候大驾。”

         通讯官切断了联线。吴舰长抬头看向他的大副,问道:“Mr. Jet, 你刚才想说什么?”

         Jet面色颇为凝重。他说:“舰长,探测器显示,在两大文明区域内近期都爆发过大规模流行病感染。疫情还在持续蔓延。”他迎上舰长的目光,一字一句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据我推测,很可能是细菌战。”

         吴舰长神情微变,随即下令:“容上尉,通知传送室延迟传送。通知Leslie顾问、黎明医生、民族学家梁先生以及安全部门的Tony少尉来舰桥报到。”

         “是,舰长。”容祖儿立刻执行了命令。

         “还有:呼叫星球上的另一大文明。”

         这时,黎明医生已经到了舰桥。他一踏出传送梯,便径直走到吴舰长身边,问道:“发生了什么事,Francis?”

         黎明与吴舰长从小认识,因此常常直呼其名。他心细如发,成为了星联史上最年轻的首席医官。他的医疗记录近乎完美,几乎从不出错,但少数几次失误让他十分自责。就如许多少年老成者,他的个性相对内敛,大多时候只是静静地聆听别人诉说,以及谨慎地尽力避免差错。年轻医生的智慧还未浮出水面,但他心中的人文关怀已如沉石一样深切。

         吴舰长一指大屏幕上的星球,说:“这颗星球上两个高度繁荣的文明之中都爆发了大规模瘟疫。我需要你的帮助。”

         黎明医生略一沉吟,便点点头道:“好。”他随即用通讯徽章呼叫了医疗湾:“护士,请准备好我的医疗仪器与药箱,送到传送室。完毕。”

         “舰长,我已经定位了另一个‘圣教文明’的总部,并发出了通讯请求。他们还没有回应。”容祖儿转过头汇报道,微微皱着眉,“但他们也发觉我们的存在了。各处的媒体和广播频道都在报导我们。”

         吴舰长看向她,问道:“你可以传送一条视频信息吗?”

         “可以的,舰长。”容祖儿一点头,输入了一条指令,“现在开始录制。”

         吴舰长转向大屏幕,开口道:“星球上的居民们,我们是方才到达的宇宙飞船上的成员,属于星际联盟。我们为了和平而来,并期待进行更加深入的文化交流。请你们信任我们。我们绝无侵略的意图,相反,我们很愿意给予你们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但首先请至少给我们一个对话的机会。”

         Leslie顾问、梁先生与Tony少尉也陆续来到了舰桥,站在舰长身后,一言不发地听着。

         片刻静默之后,容祖儿道:“长官,他们回应了。他们想知道‘帮助’具体是指什么。”

         “跟他们讲——”吴舰长吩咐道,“我们可以派遣医疗专家为他们解决瘟疫问题。让他们选择一个合适的会面地址,把经纬度告诉我们。”

         又过了片刻,容祖儿道:“他们同意会面了,并且发来了地址。”

         “很好,连带神庙的坐标一起发给传送室。”

         然后,吴舰长站了起来,转过身面向刚刚来到的四名船员,说道:“各位,下方这颗行星上有两个主要文明:神道文明与圣教文明。我们要与两者都进行沟通。Mr. Jet, 梁先生还有我将前往神道文明的神庙。Leslie,黎明还有Tony前往圣教文明指定的地点。两地都有流行病疫情,而且当地居民的态度未知,希望诸位格外小心。”

         他看了看众人,用他那令人难以忘怀的、严肃而带着感伤的眼睛。整个舰桥静寂了一会儿,随后外遣部队众人纷纷回应道“是,长官”。吴舰长再次下令道:“容上尉,通知传送室做好准备。我将指挥权移交给子华。三小时联系一次。若失去联系,请安全部门主管组织搜救。完毕。”

         他带头向传送梯走去。外遣部队默契地走在舰长身后。Mr. Jet也安静地跟上。子华起身站到舰长椅旁。大屏幕上的星球宁静而不息地自转,远方闪烁着万点恒星。

  

********

       梁先生回头看了看:唯一通往外界的石门关闭着。吴舰长、Mr. Jet与他三人已传送到了神庙的内殿。

       他们所处的地方似乎还不是大殿的中心。抬头望去,天花板约摸六七米高。屋顶的结构十分复杂,似由一块块造型怪异的石头搭建而成,但只能窥到边缘。大部分建筑工艺都被一方方天花藻井遮去。藻井上闪烁着深邃的星图,每隔一段便向上升一些。地上的石板如同镜面,映出一地繁星,叫人仿佛趟着银河。宽阔走道两旁的墙上偶有光点闪过。两面墙很暗,与屋檐连结处有些许微光,笔直立在天顶下。星河似乎绵延不断,一直流淌到目光尽处。前方是未知的境域。

       Jet轻轻地赞叹道:“真美。”

       吴舰长站在原地,沉声道:“Mr. Jet, 分析一下这个地方。”

       Jet拿出三录仪,对着天顶、墙壁、大门和走道前方运行了扫描。看着仪器上的读数,他喃喃道:“果然不错。”他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上流变的星辰,说道:“舰长,这座建筑的材料是一种密度极小的石材,因此大部分是同木建筑一样,由零件搭成。可以看出,这个文明的艺术、手工业与科技都极其发达。另外,三录仪探测到前方有更大的空间,据此推测此地只是一处偏殿,或大殿入口。若果如此……”他转头看了看墙上的闪光,“舰长,那些光点是仪器发出的。对此,我认为有必要假设此地设有某种安全系统。”

        与此同时,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擅闯者何人?”那声音仿佛同时从地底下、天顶上与四围墙上传来,震人心魄:“前进一步,则血溅当场。”

       吴舰长扬声道:“我们是联邦星舰的外遣部队。我是刚才与你们联系的Francis 吴舰长。很抱歉突兀地进入神庙内部,也许是传送器的故障。我们本无意冒犯。但无论如何,我们是受邀来此。我们会交出武器以表诚意。希望能与你们和平对话。”

       对方报以一阵沉默。片刻,Jet神情一动,说道:“舰长,他们在扫描我们。”

       吴舰长知道云海星人十分敏感,作为精神体,不用仪器便可以感知到外界的窥探。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吴舰长看着前方,再度开口道:“我们携带的武器只有相位枪。除此之外,我们三人都携带了通讯器。我的大副还携带了科学仪器。这位民族学家携带了文化志。”他小幅度地指了指梁先生。

       梁先生显然有些紧张。他抬起头,努力扬声说道:“我们希望了解你们的文化。我们希望你们能加入星际联盟。要怎样交出武器,才能得到你们的信任?”

       那个声音似乎斟酌了一会儿,再次响起时,所说之辞出乎三人意料:“往前走吧——

       “我们相信你们没有恶意。我们也无意剥夺你们手中之枪。”

       梁先生面露讶色,立刻开始了思考。

       Jet在吴舰长身边小声道:“周围环境、安全系统没有变化。一切正常。”吴舰长略一点头,说道:“走吧。”

       长长的走廊仿佛没有尽头。三人的脚步都有些犹疑。光线晦明不定,地面泛着银色的冷光,群星中倒映着自己的身影。

       三录仪发出的光照着Jet的面孔,显得他的轮廓格外柔和。Jet聚精会神地读着数据,一边走一边轻声说道:“距离前方开阔地还有17米……10米……5米……等一下。”他停住了。吴舰长和梁先生也停下来看着他。他再向前走了两小步,抬起头来,说道:“就是这里。

      “但传感器显示下方有个大坑。”

       就像江河落入大海,三人脚底宽阔的银河一泻而下,流入下方的谷地。在这里天顶高不可攀。五面墙上开着入口,繁星源源不断地倾入谷中,汇成一幅变幻的星图。墙体上隐隐有一层层回廊,最高处似有天光。向右看去,三座巨型的人形石雕倚着直耸的高墙,脚踩深谷,身绝云气,披着长衫飘带,巍峨潇洒;仰视其面容,无比慈蔼祥和,除了少许人类不具备的特征外,竟与佛像十分相似。

       梁先生微笑着叹道:“宇宙中竟然有与人类如此相像的文明。”

       Jet安静地说道:“也许他们和人类一样,都是与大自然格格不入的存在。”

       他抬头望着眼前的雕像:“然而对艺术的追求始终是拥有独立智慧的生灵追求与宇宙合一的终极方式。”

       梁先生看了云海星人一眼,认真地说:“我更想在具体历史的范围内理解究竟是什么造就了这个民族的行为模式。把自己置身于他们之外或者一概而论,我们就永远无法理解另一种文明。”

        Jet正视了梁先生一会儿,似是赞许地点点头。吴舰长见状笑道:“我们也许无法理解你的智慧,Mr. Jet,但我们有无尽的求知欲。这让我们多数人始终拒绝与宇宙的真理合一,而在一息尚存之时不断地作为卑微的主体去渴求,去发掘。”

       Jet朝吴舰长笑了笑,温和地说:“这是你们的特性,我也很喜欢。”

      “不能学以致用,固步自封,这也是我们的劣根性。”吴舰长自嘲道,“也许有一天大多数人都将理解你们。那时我们就能做出真正的改变。而现在,”他拍了拍梁先生的肩膀,“我们需要梁先生这样充满热情的同胞。”

       梁先生抿了抿嘴,没有作声,似乎在心里暗自坚定决心,吴舰长便不再多言。他探身环视整座大殿,喃喃道:“不知为何,我觉得我们要走到那些人像脚下去。”

       他出声喊道:“有人吗?”

       回音淡淡,很快消逝,都无法传回他们所在的墙脚。

       “我们是……友好的外星来客。请问我们该怎样到你们那边?请给我们指路!”

       “舰长,翻译器工作正常。看来我们只需要等待了。”Jet说道。

       很快,他们便得到了回应。先前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这次回荡在空旷高耸的大殿里,听来更是威仪无双:

       “舰长——

       “带着你的船员向前走来——

       “云中使者将引你们拜见——

       “我们的世界之源——”

        吴舰长扬声抗议道:“可是,前面是深谷。”

       “只管走来——”

        Jet低声道:“舰长,让我先试一试。”

       吴舰长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点点头道:“千万小心。”

       尽管本体已超越凡俗,自从Jet登舰以来,总是率先深入险地,一言不发地自我奉献,即使有时甚至面临着让他彻底消亡的危险。这些举动使他显得格外地人性化,亦为他赢得了几乎所有船员的尊敬。

       Jet向前一步,跨出了分界的门槛,一只脚落在斜坡上。他试着抬起这只脚,然后慢慢地落下,露出了然的神情。忽然,他极快地抬起另一只脚,一步跨上了斜坡。两只脚都站在斜坡上,他整个人也倾斜着,却没有往下摔落。回过头来,他有些费劲地对舰长笑道:“舰长,我建议下次无论如何都要带上反重力鞋。谁知道我们以后会不会……需要在没有反重力装置的情况下像蝙蝠那样挂着。”

        吴舰长忍俊不禁道:“Mr. Jet, 你还需要好好学习人类的吐槽。不过我接受你的建议。快下去吧。”他自己也动身走上斜坡,回头搀扶梁先生,叮嘱道:“走慢些,千万不要两脚同时离开地面。头部会有些不舒服,稍微忍耐一下。”

        三人慢慢地下到了谷底。五面墙上都有下至深谷的斜坡,从谷底通往三座雕像的道路却俨然平旷,他们便向石雕脚下走去。从这里向上看去,更是看不到雕像的面目,这种伟岸时常能在人类心里唤起莫名的敬畏,让人血液倒流,目眩神迷。

       走到近前,梁先生不禁讶然道:“啊,他们的脚……”

       这三座石雕的双脚比例与人类略有不同,比之人类要大些。同时,在远处还看不真切的是,这些雕像似乎具有某种天然的荧光,通体微微闪烁,但它们的双脚的材质却仿佛某种暗黑的玄石,四围的光线到此全部消失,无法反映一点端倪。双脚周围摆放着一些鲜花和果实,显然是宗教仪式的供品。

      “贵客啊——”

       正在此时,那个声音又响起来。却不知是不是三人的错觉,声音似乎带上了一丝阴柔。    

     “每人触碰一位天神的圣足——”

       “舰长,那‘脚’的材料是天然的反物质。或者说蕴涵反物质的天然晶体。”Jet微微皱眉看着读数,“我以前曾遇到过。接触它们一般并不会有任何反应,但在特殊的条件下……它们能将任何事物传送到另外一个时间空间。”

       “你是说,另外一个宇宙?”

       “也许是时间,也许是空间,也许,是的,另一个宇宙。我们不知道这里的居民是否对这些晶体成功做出了改造,但我想……我们必须信他们一回。”

       吴舰长望着Jet,和他握了握手,说:“另一个世界再见,Mr. Jet.”然后对梁先生说:“好运同在。”便将手放在中间那座雕像的脚上,消失不见了。

       梁先生有些茫然无措,看着Jet。Jet朝他笑了笑,示意他放心,也消失在他眼前。

       梁先生深吸一口气,说服自己:他并不害怕。另一个世界只是另一段旅程。他所做的一切是有意义的。他会无所畏惧地坚持下去。

        然后,他将手放在了最右边的雕像脚上。


    

         

         一段纯黑的旅途。随后一道白色的身影劈开虚空,伸手拉住他,将他带往有声的世界。

         Jet被耀眼的白光炫得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才睁开。

         他现在要么在那尊雕像的内部,他想,要么就在一个完全不同的空间。

         他身处于一个房间内。圆柱体的房间面积很大,几乎及得上刚才那圆形谷地的一半。天花板约摸有六七米高,一圈圈大型日光灯在顶上发着白光,照耀房间的各个角落。墙的颜色很暗,似乎也流转着星光。他正站在房间的边缘。圆心处的地上矗立着一座圆形高台,台上背对背围坐着三个人,身披白袍,白纱覆面,手结印契。

         一位白衣人遥遥面对着他。

         这时,梁先生的身形出现在房间的另一个角落,也正面对着一位白衣人,然后仆倒在地,不知情况如何。“出现”,此处是指从虚空中逐渐显现。Jet顺着第三位白衣人面对的方向看去,果然发现了同样倒地不起的吴舰长。他考虑了一下,向梁先生跑去。

         三位白衣人察觉了他的举动,并且十分惊讶。其中一位试图站起来,却一下跌倒,歪坐在台上。Jet也惊讶地停了下来,看着那三人。那个跌倒的白衣人见状似乎异常羞恼,发狠似地按下了台中央的一个揿钮。

         整个房间剧烈地平移了一下,然后开始急速上升。

         Jet也站立不稳,被甩到了墙边。他用手扶着墙站起,却发现墙是一整块屏幕。屏幕上显示的便是刚才他们三人身处的内殿。

         房间的速度渐渐减慢,在水平位置上停下,然后开始绕着某个轴心慢慢地旋转。Jet小心地走到梁先生身边,检查了一下他的生命体征。年长的民族学家似乎陷入了很深的沉睡,除了维生的基本功能外,思维神经活动几乎完全停滞。吴舰长也是这般情况。他的心一下抽紧了,跪在了舰长身边。原本他不知自己看到的那道白色身影意味着什么,现在想来,也许是它指引着自己的灵魂来到了这里。

         而云海星人只要有灵魂便能幻化,因此他立刻就能自由活动。与他随行的两名人类却仿佛正好相反。他们的躯体到了这里,却只剩下了两具躯壳。

         最终,房间完全停了下来。三位白衣人看着他,似乎能感受到他的失落。之前那跌倒的一位,显然性情比较冲动,这时又率先开口,对他说话了。那声音让他惊讶地抬起头,有一瞬忘记了同伴们的处境:那竟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不要担心,他们没事。云中君会把他们的精神带到这里。我们这就去见他。”

         他感到一道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片刻。那位白衣女子又说道:“你真奇怪。”

         话音未落,天花板开始缓缓升起,由三根钢铁伸缩架支撑着。墙壁也开始缓缓下落,消失在地面之下。转眼只剩下一座平台,远近的景物尽入眼底。

         对面是一座青山。

         微风拂面,翠鸟鸣渊,山水相憩,不知岁月。对面青山和这座平台之间隔着一道沟壑,仅由一条铁索吊桥相连,桥上雾霭弥漫。山中有一间屋宇,周围种着浅色的花与金黄叶片的树,没有被深林茂竹遮掩,兀立于青山当中,正对着这座平台。

         三位白衣人都转过身来,面朝那间屋宇,顶礼膜拜。

         Jet忽然心有所感,低头看去,果然吴舰长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神情先是有些迷茫,随即恢复了往日的锐利。

         “Francis...”他轻轻道,扶着吴舰长坐起来。吴看着他,用眼神要求他给出一个解释。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三位白衣人之前似乎耗尽了体力,这时却站了起来。高台缓缓降下。三人依然面对屋宇,双手结印。Jet和吴舰长可以看到,梁先生仍然倒在地上,没有醒来。

         “怎么回事?”Jet一下子站起身,走到梁先生旁边。他运行了三录仪,得到的结果却一如之前:没有任何思维活动的迹象。

         那三个白衣人的印契突然散了。三人一下散开,痛苦地抚心,散发出一股绝望的情绪。

         “怎么了?怎么了?”Jet快步上前搀扶他们,忙不迭地问。

         三人似乎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断断续续地说出了这样的言语:

         “云中君……”

         “没法……”

         “带回你们的朋友了……”

         三个白衣人,都是年轻的女子。

         “为什么?”Jet追问。

         “他……”

         “病重……”

         “大限将至……”

         “病重?”Jet一转念,道,“让我们见他!”

         “不可能……”

         “不可能……”

         “不可能……”

         “求求你们!我们能帮到他!”Jet抓着其中一个女子,已失去平日温雅的风度,满面焦急地恳求,“你们问一问他,愿不愿意见我们。我们的飞船上有全星联最先进的医疗仪器,一定能治好他的病!”

         吴舰长打开了通讯器,沉声道:“Francis吴呼叫黎明,无论你正在做什么,上飞船清除感染源,准备传送到这个坐标。”

         过了一会儿,通讯器那头传来:“收到,舰长。”

         这说明了他们还在同一个星球、同一个空间,也解释了为何云中君会受到感染。

         “让他们来吧,他说,”三位女子齐声说道,并指向那深渊上唯一的通道,“带领他们走下那道索桥。带他们到我这里。”

        黎明医生传送到了这座平台上。Jet默默地背起梁先生,走到吴舰长身边。三人望着深渊上的吊桥,仿佛看着梁先生失落人格的唯一救赎。


    

         三位白衣使者领着三人在草间穿行,沿着一条奇特的迂回而行的路线。直到草底泥地变成了白砂浅滩,小溪水潺潺地绕过堂下。石桥桥头掩映着一株叶片金黄的树,桥边簇拥着荫处的苔藓和数丛淡紫色的小花。花还生长在那间屋宇的阶旁、屋檐下、庭院里。花丛间铺满了金色的落叶。庭院中一条蜿蜒的白石小径,一直将客引往云中君的门下。

         走到石桥前,一位白衣人转过来对他们说:“你们要把脚上的护具留在此地。”

         吴舰长问道:“你指脱鞋?”

         三名白衣女子面面相觑,显然没有理解,而后径自褪去了纯白的鞋袜,走上了石桥。

         见状,三位星舰军官便了然。


评论

© 秋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