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高尔圣堂内的时光:契科夫

原文地址:http://aconitum-napellus.deviantart.com/art/ST-Moments-At-Gol-Chekov-333253722

写于2012年。我还在要授权:3这一系列都很棒,接下来翻译Sarek和老医生。

******

他看起来不像契科夫认识的那个人。不,比那糟。糟得多。他看起来和契科夫认识的那个人一模一样,却仿佛以往相识之人的幽影,像眼角一闪而逝的幻觉。契科夫不确定要不要进去,在门口犹疑了许久,心想:很久以前的那个Spock一定早就优雅地挑起眉,询问年轻的少尉此来所为何事。

他笑了笑。自己早已不是少尉,但不知为何当他在Spock身边的时候,他依然会觉得自己是当年刚刚登舰的新人,有着蓬松如洋娃娃的头发,而Spock是他的指挥官,对一切都了然于心。现在他也是指挥官了,而Spock是船长——如果一个人经历死亡与重生之后仍能保留生前的军衔——现在他知道指挥官并不是什么都知道的,只是尽力装作如此罢了。

他忍不住笑,轻咳了一声。听到动静,Spock抬起了头,并且,也的确优雅地挑起了眉。但他的眼中有一种和以往那洞察一切的眼神完全不同的神情。他仿佛迷失了,正寻觅着心灵的依托。

“是我唐突了……”契科夫小声道,退后一步准备离开。

Spock举起一只手。他的手掌干净而宽阔,留下了岁月的纹印。契科夫静静凝视着,不由自主地停在了那里。奥秘就在那只充满生命力的手中,仿佛Spock从未死去。

“请。”Spock说道,用手指向一把椅子。他合起书,端正地放在床边的桌子上。没有书签,契科夫注意到。没有瓦肯人会需要书签协助他们记忆读到了哪里。

“我很抱歉,长官,”契科夫无奈地摊开手,有些勉强地笑道,“我本无意打扰你。”

“能乱我心的少之又少。”Spock说道。

契科夫又站了一会儿,方才坐下。Spock的目光始终跟随着他的一举一动,仿佛磁石一般,让契科夫忽然开始不确定这位瓦肯人还是否认识自己。

“契科夫中校,长官,”他略微尴尬地自报家门,“我们曾一起在——”

“——在企业号上服役。是。”Spock点头,“我已阅读过我从前的星舰上所有的船员档案。”

听到这话,契科夫胸口一阵隐痛。企业号不仅仅是Spock从前的星舰——她自己已经成了一艘“从前的星舰”,只存在于记忆里。他无法想象在Spock的那些记忆残片里她是什么样的。至少在他自己的回忆中,她生动如新。

“那——你还记得我,长官?”契科夫问道。

Spock盯着他好长一阵子,随后缓缓地点头。“Pavel Chekov。你始终相信一切有文字记载的事物都发明于俄罗斯。我说的是否正确?”

“呃,这个——”契科夫挠了挠耳朵,随即耸了耸肩,“似, 一切有文字记载的事物就似发明于俄罗斯。”

再一次Spock挑起了眉,看起来似乎在准备一大段论证来反驳此观点。但他随即摇了摇头,发出一声轻叹。

“非常感谢,Mr. Chekov,你为寻回我的躯体做出的贡献。”他说。

“啊,那个,我——”契科夫不知该如何说下去。Spock用的词令他不安。人们就是不应该死而复生。即使是在今时今日,这种事也不应该发生。

Spock站了起来,双手将白袍拢紧了些,就这样抱着双臂,立在那里。

“你愿意随我同去散步么,中校?”他问道,“我被——特别告知——不可独自离开我的房间。”

这一刻,契科夫感觉有一瞬仿佛看到了原来的Spock——那个会迅速以符合逻辑而高效的方式从一切约束中脱身的Spock。他不禁想知道这里Spock是否曾经在穿过走廊时被瓦肯人的看守发现,然后安静地护送回房里。高尔圣堂的瓦肯人似乎没有太多探险精神。

“哦,好的,当然,长官,”他点点头,赶快站起来,“你想去哪里?”

Spock看着他,神色无比清醒。

“我完全不知道,少尉。”他说。

契科夫悄悄无视了这突兀的降职,领路走出了房间。


******


户外的骄阳一如既往地灼热。面对刺眼的红光,契科夫不得不眯起眼睛。他天生就无法适应这样的气候。好在有三氧草酸(tri-ox)注射剂,他不由得心想,而且高尔圣堂处在一片远高于平原的高地上。在这稀薄的大气中,这里至少有些许微风。

走到对Spock实施行为管制的建筑门口,契科夫迟疑了一下。这个地方不能完全算是一所医院——高尔圣堂不是用来医治病人的,而是一个特殊的冥想之地,并为困惑的思想提供一对一的指引。他再次感叹于Spock的情况之特殊。自从他们不期然流落到瓦肯星上后他读了一些相关的文献。没有人想到Ka-tra能再度与身体融合。很久都没有出现肉体复生、需要灵魂归位这样的特别事故了,在现代更是没有。这个理念几乎被当作了神话。

三条岔路绵延向远方,而他们正站在路口。契科夫抬起头看着瓦肯人,期待他能带路。但Spock只是看向他,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于是契科夫耸了耸肩,选择了左边的那条路。

“Fascinating...”过了一会儿,Spock喃喃道。

他们来到了一片奇特的开阔地。不远处耸立着古老巍峨的雕像,大地上交织着几何纹案,一眼热泉将矿物质冲刷到潭边,凝成了晶状硬壳。

“你,呃,你认识这里吗,长官?”契科夫试探地问。

“我相信是的。”Spock点了点头,“正是在这片沙漠里,我们的先祖抛却了野兽的性情。”他喃喃地说道,目光望向遥远的虚空,双手慢慢张开。“正是在这里,我们的族群首次接受了柯林纳的指引,获得了救赎。

“我……我不理解。”契科夫犹犹豫豫地道,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话。

Spock仿佛被传送到了另外一个时空。他极缓极缓地跪了下来,就像一位老人,将他的手掌覆在纹样交错的地面上。然后,他缓缓地仰起头,眯起眼搜寻着日轮,天际,或许还有那唯有他才看得到的奇景。

“我已经做出了选择。”他喃喃自语,双眼凝视着天穹。

尽管炎热依然,黄昏开始降临。像个大蒸笼一样,土地上蒸腾起热量。不过天顶已渐渐黑暗,稀薄大气中的红晕逐渐消散。一颗星出现在天上,它的微光在星球的大气层上折射。

此时Spock站了起来,盯着契科夫,目光仿佛能灼穿眼前之人的头骨。

“众人之需——与个体的诉求——往往是相连的。”他说。

“呃,是。当然了,长官。”契科夫一点头,站成漂亮的军姿,来掩饰自己的迷惘。

“你在装配一艘返回地球的飞船,中校?”Spock问。

“呃——”契科夫再次支吾。他被告诫过不要对Spock提及企业号的毁灭,或者他们因为“违反星际舰队的条例”而面对军事法庭的威胁——这词组听在他耳中就如“盗窃”、“侵袭”、“破坏”与“阴谋”混杂一起一般苦涩。那些瓦肯人永远不会承认这类话题会对Spock产生情绪上的影响,只是特别提醒他不要用不必要的现行事件打扰Spock。

“你在装配一艘返回地球的飞船。”Spock重复道,现在这已不再存疑。

“是的,长官。那艘克林贡飞船。”契科夫点点头。

Spock的鼻子微微皱起,就像忆起一道熟悉的气味。然后他点了点头,转身走上他们来时的道路。

“谢谢你,少尉。”他点头道,“我想知道的尽此了。”



评论
热度(10)

© 秋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