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小梁 x Leslie 张+Ekin 郑(现代AU)】残灯(三)

(梁先生去上学上班啦:D)

 
 
 

    闹钟响了。

    梁先生踏进校园时,晨操刚刚结束,教学楼内外充斥着嘈杂的语声。他一抬头,瞥见了同地上铺着的沥青一样灰暗的冬季天色,随手拢了拢大衣的领口,推开门跨进楼里。

    三四个还很稚嫩的中学生在走廊上追逐,咯咯笑着从他身边掠过。一旁的教室后门不时有学生进出。他耳中充斥着学生们竭力的喊声,似乎只是些妄图盖过喧闹的愈发无意义的对话,让他胸中烦恶。两面墙上杂乱地贴着学生的小报作品和高年级的海报通知。他忽然感到天旋地转,伸手想扶住墙壁,手却抖得厉害,没有扶到,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外界的嚣声顷刻间与他相隔甚远。他盯着面前的空白。过了一会儿,他强撑着爬起来。周围的学生有的在看他,等他站起来后便散开去。他低着头提起电脑包,转上楼梯。

    粉笔屑吱吱喳喳地落下。他屏着呼吸,在讲台上写完一道代数运算题的步骤,习惯性地揉了揉眉头。身后一片水笔尖划拉过纸的声音。沙沙沙。好像夏天。他已经好久没有自己在家里烧过水了。不知在背后何处,水在小炉上煮沸,蒸汽升腾到厨房上空,从窗子向外飘去。他转过头,看着窗外。天光漏了进来。

    有人喊他:“梁老师,一起去吃饭了——”

    午休的时候,办公室的窗户敞开。梁先生不用带班,便站在窗边,望着半死的梧桐树,抽一支烟。烟雾缭绕在他眼中。他感受着精神上的清凉,浑身一阵战栗。

    下午四点多,太阳快落山时,终于见到了一点暖色。学生们纷纷回家。他还留在办公室里批作业。夕阳已经将阴影拉得很深了,他才走上街头,走向自己的侦探事务所。

    侦探事务所在四条街外的一座旧楼里。其实整栋楼都是他的事务所,只是有一点旧。

    在六楼顶楼,他走到靠着办公桌的窗前。年轻的女助理告诉他:“今天又没有事哦。”他点点头,冲她笑了笑,示意她可以回家了。

    最后一点黄昏的余晖映照着桌上的故纸堆。他翻了翻陈年的旧案,天很快就黑了。他安静地坐在桌旁,点亮台灯,待到约摸九点,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手账,在一页上写好日期,写道:

    无事,归家。


评论

© 秋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