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从没有安慰过我。

从来不会安慰。

一切的梦,即使现实中已少有交集,

都和你有关

我最亲的人

我只有在你死了以后才意识到

让我记住你的笑

现在还是在梦中吧

你已经死了吧

梦里那个世界,你已经不在了

我闭上眼就感到害怕

即使我满眼忧悒,满怀伤悲

我也希望你能对我笑

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像忍受着极大的悲伤

你能做到既不感受也不去想

你不能。

我把事情分得太开了。直到界线模糊

我在等待着共赏山河的画面出现

我在等着和你去金色的海边

我在等着,我在等着和你爱的人相依偎

我在等着你写完未完的书稿

我在等着吻你

我的挚友。只是挚友。

我从心底这么认为。

每当我绝望地怀疑自己的存在,我都会寻求攀附你

你从来吝于给予我一丝光明

可是你生活在夏夜,那蓝色的天幕下没有

冬夜的黑暗

我正置身其中

我冷。我要溺水。我没有了家。

我在秋夜里裹着棉被

坐在书桌前写作

只是随想。我没有好好想过。

一切未来都要我认真面对


评论

© 秋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