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蒲忱x陆昱晟】早晚复相逢(上)

接上一篇《听风听雨过清明》x 我迷之写上瘾了这对原型活在同一个时代的拉郎)

还是年轻的王站长&年长的陆先生。OOC见谅

bgm是罗大佑的《乡愁四韵》,倚余光中先生的诗作的曲。

************

    1927年,上海。岁暮天寒。

    王蒲忱估摸着,大约是时候回乡了。

    姐姐在院子里喊他。他应了一声,将置办的年货拿进屋去。

    作为国民执行委员,王蒲忱在上海这一年不可谓不充实。镇压全上海的工人运动,调动了全上海的执行力量,不论新旧。转眼间,王蒲忱甚至坐进了办公室,收到了一两个人送来的好茶。

    秋末,父亲寄来了家信。信中说邻县想请他出任教育局长,望他返乡商议。他一耽搁,便到了岁末。

    眼看收拾着归家的日子近了,他忽然想起陆先生来。

    初来上海时,陆先生便问他何时要走。彼时一切于他自己亦不甚明晰。眼下尘埃落定,他坐在桌旁,拿出一方熨帖的信纸。窗外梧叶皆已落尽。枝桠间白茫茫的天空,如同南国的雪光。

    

    “蒲忱,来啦。”

    陆先生一袭长衫,负手立在廊下赏雪,听见下人引王蒲忱来,便转身笑着同他打招呼。

    廊下设有两个雅座。陆先生叫王蒲忱坐下来一道喝茶。院中的雪静静地落。一时二人竟不再说话。

    待望到墙畔竹外疏花,王蒲忱不禁叹道:“真是好景。”

    陆先生笑道:“再过些辰光,梅花开了,还要好看。城里阿要热闹起来了,侬为啥不多待一待?”

    王蒲忱道:“家父盼我回去。兼之或许还要上教育局述职,也许短期内不会再来沪上了。”

    陆先生了然,赞许道:“教育是顶顶重要的事情,侬回去也好的。”

    王蒲忱沉默片刻,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小坛茶叶来,对陆昱晟道:“这一小罐明前龙井送给先生。再往后过年,蒲忱没法登门道贺,就在今日先祝先生,新岁太太平平,一切顺遂。”

    陆先生自是十分欣喜,接过茶坛连连谢过,道:“侬返乡之前想到来看我,我就晓得侬是个细心的人。假使侬有需要,就写信同我讲。打电话也是可以的。下趟再来上海,我请侬一道吃饭。”

    王蒲忱笑着应了。

    想了想,陆先生又问道:“侬吃烟伐?”

    王蒲忱道:“我吃烟,但是不吃大烟。”

    陆先生笑了:“我这里有美国产的香烟。侬跟我去拿。”

    到书房里,陆先生果然拿出一条用纸包得方方整整的烟给王蒲忱,对他讲:“里厢有好几盒。这个烟味道重,不晓得侬吃不吃得惯。”

    王蒲忱道:“怎会吃不惯。谢谢陆先生。”

    这时下人来通报说又有访客到了。陆先生摆摆手,问王蒲忱:“侬再坐一歇,等雪停了再回去吧?”

    王蒲忱道:“没关系,我这就回去了。”

    陆先生道:“那么自家当心啊。”

    “哎。”


评论
热度(28)

© 秋师 | Powered by LOFTER